歡迎訪問北京市租賃行業協會! 2019-10-22 Tuesday

腾讯和平精英画质助手 www.euwuy.icu 登錄 注冊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搜索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為   首頁  /  商業保理

八成保理公司未開業 行業面臨三大困境

  審視“類金融”之保理
  
  作為中小企業解決融資困難的一大重要渠道,商業保理公司自2012年以來迅速發展。截至2017年6月底,全國商業保理企業的數量已經超過6641家,預計到今年年底全行業的保理業務量可達到8000億。然而,飛速發展的同時,保理行業也面臨諸多困境,風險管理、資金來源、成本高企成為三大困境。
  
  為降低資金成本,保理資產證券化成為一種資產端的創新。而在資金端,與互聯網金融平臺合作成為一種創新模式。
  
  未來,保理行業的監管可能會有所調整,新的監管格局或將帶來行業新的機遇與挑戰,行業正在觀望中。
  
  2016年底,實際經營業務的商業保理企業就在1000家左右,而半年過去,2017年上半年新增注冊商業保理企業1057家,實際開業企業仍在1000家,開業率不足兩成。
  
  2012年前全國只有45家商業保理公司,至2017年中已超過6600家,商業保理在我國走過了飛速發展的5年。但這種表面繁榮的注冊潮之后,卻是八成公司都未開業的奇怪局面。
  
  注冊門檻低、但業務開展難;注冊公司多,但從業人員少;期待的萬億藍海,實際經營中卻面臨盈利難。商業保理要發展還面臨著種種矛盾和高風險、融資難、成本高等多重難題。
  
  《21世紀經濟報道》在今年9月5日的報道中曾指出,融資租賃、保理、典當等類金融牌照或將劃給銀監會監管、地方由各地金融辦監管。加碼監管變局,本就面臨困局的保理業又將面臨怎樣的機遇和挑戰?
  
  6600家公司僅1000家開業
  
  一方面是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一方面是大型企業高負債、高杠桿,我國經濟金融領域的“冰火兩重天”制約著實體經濟的發展。2012年在商務部出臺了《關于商業保理試點有關工作的通知》后,商業保理在我國開始步入發展的快車道。
  
  商業保理被視為解決中小企業融資的重要金融工具之一,據中國服務貿易協會商業保理專業委員會統計,截至2017年6月底,全國的商業保理企業的數量已經超過6641家,保理年業務量超過100億的保理公司有超過20家,預計到今年年底全行業的保理業務量可達到8000億。
  
  商業保理專委會主任兼秘書長韓家平在近日召開的首屆中國應收賬款融資合作洽談會(下稱“洽談會”)上表示,現在保理公司數量非常大,如果包含涉及或兼營保理業務的其他金融類機構,如融資租賃公司和企業的財務公司,理論上我國應該有12000家可以開展保理業務的企業。但專門的商業保理公司中真正能開業的并不多,只有1000家左右,行業整體仍處在起步階段,面臨許多挑戰。
  
  記者在行業調查和采訪中發現,2014年開始商業保理企業注冊迎來了高速增長期,但實際開業率不高是一直存在的行業問題。據中國服務貿易協會商業保理專業委員會統計,2016年底,實際經營業務的商業保理企業就在1000家左右,而半年過去,2017年上半年新增注冊商業保理企業1057家,實際開業企業仍在1000家,開業率不足兩成。
  
  韓家平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國家目前對商業保理公司成立的審批并不算嚴格,實際成立比較容易,所以注冊量上看有六千多家,這在國際上看也是比較奇怪的。別的會員國一般也就幾百家保理公司,全世界其他會員國家的商業保理公司加起來可能也沒有中國多,外人看也一定有大量的保理公司是沒有開業的。
  
  某上市保理公司華南地區負責人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商業保理開業率不高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商業保理等類金融機構的注冊門檻比較低,存在一些搶注但是并不實際開展業務的情況,可能只是保留或者販賣“牌照”;二是缺乏專業從業人員,商業保理公司其實是人員密集的服務型行業,法務、合規、風控、信審、業務項目至少五個人才能把一個項目做起來,有些保理公司總共就三五個人,根本沒法做到風險的隔離性和單獨性,沒有能力開展業務;三是從盈利性上看,相較其他金融工具,真正開展商業保理業務的公司可能沒那么賺錢,很多股東就會選擇退出,原來有些做業務的保理公司現在選擇不做了。
  
  面臨風險、資金、成本三座大山
  
  上海銀行北京分行行長陳力平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保理公司未來發展必須翻越風險、資金、成本三座大山。
  
  陳力平指出,第一座大山是風險管理,從銀行角度來說,保理公司風控和風險偏好應該與投資者(比如銀行)保持一致。如果保理資產的應付方是銀行的授信方,銀行就可以買入該資產,能否和銀行達成合作關鍵在于對核心企業的風險控制。
  
  前述保理公司華南負責人指出,保理業務的實際操作中潛在風險還是比較大。一方面要有對企業不良的預期,一方面市面上單據造假的情況并不少見,銀行只看核心企業的確權,但是如果出現類似蘿卜章之類的糾紛損失可能還是保理公司承擔。必須有專業人員確認貿易的真實性并識別其中的潛在風險,這是開展保理業務較為核心的環節。
  
  第二座大山是資金。保理公司是輕資產企業,很多沒有廠房和物業做抵押,從銀行直接拿錢是很困難的。所以保理公司應該擺脫要做第二銀行的思維,通俗一點說就是擺脫放高利貸的思維。保理公司可以把自己的資本金或者是融資的錢按照自己的風險偏好放保理,但是這部分錢放完了怎么辦呢?資金實力銀行永遠比保理公司強。
  
  第三座大山是成本。比如銀行在北京,供應商散布在全國各地,同時每個供應商的合同、發票、文本都有一大堆,如果沒有便捷的技術解決方案,意味著銀行和保理商需要花費大量人力、物理、監管成本,去搜集這些債權、資料、合同文本。現有條件下銀行不可能大量合作正向保理,針對核心客戶的反向保理可以做一些,但如果想與保理公司形成配合和規模,一定要有低成本的技術解決方案。
  
  保理公司應該如何與銀行等投資方合作,陳力平認為,應該讓投資方看穿保理公司的資產質量,讓投資方確定核心企業的資質,將應收賬款債權批量拿給資金方,由資金方直接受托支付給供應商。而不是傳統的想辦法從銀行拿錢,再把拿到的錢轉手給供應商,如果傳統方式,只能還走抵押房產物業的老路。
  
  對于保理融資成本的具體成本,群星金融網創始人姚猛在洽談會上指出,一本應收賬款的融資放出去后資金成本大約是固定的,就是銀行自己的FTP成本。但是調查這筆應收賬款的真實性和應收賬款中間的貿易背景到底如何,這個成本大約在4%;然后操作一筆應收賬款的轉讓和放款,到期應收賬款還款后核銷掉,這個成本又要4%。如果金額小、分散的話,找到這些對應的小企業,這個成本大概是6%。所以銀行如果做一筆半年期的100萬元的應收賬款,利率18%才能打平成本。所以無論是銀行、保理公司,如果沒有辦法解決中間的融資成本,做的越多、虧的越多。
  
  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通過IT系統,在線進行協議簽署、應收賬款的轉讓等協議操作,最大限度提高效率、節約成本。
  
  監管主體或臨變業內觀望
  
  在《21世紀經濟報道》今年9月5日報道中曾指出,融資租賃、保理、典當等類金融牌照或將劃給銀監會監管、地方由各地金融辦監管。記者從接近專委會人士處獲悉,目前保理的監管單位仍為商務部,已有消息將更換監管單位,但具體部門尚未落地公示,行業內都在觀望,新的監管單位調整后保理行業監管格局與現在將有較大變化。
  
  某保理公司高管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此前商務部管轄下商業保理行業的監管細則一直沒有出臺,某種程度上商業保理的監管層面存在一定的缺位,確實存在一些經營不規范的公司,包括注冊的公司中八成沒有開展業務,是否需要相應的退出機制也存爭議。但保理行業整體來說并未出現類似此前互金爆發大規模的風險,整體比較平穩,一方面是保理行業自身的風險不高,另一方面行業協會也起到較強的自律作用。
  
  韓家平告訴記者,未來監管單位轉換后新的監管思路、監管細則都未落地,商業保理面臨的發展轉型機遇并非主要由監管變動帶來,從市場需求、技術變革、宏觀政策環境多方面看,商業保理都面臨機遇和挑戰。
  
  數據顯示近年來應收賬款一直保持高增速,韓家平指出市場對于信用貿易和信用交易的需求將越來越多,但傳統銀行保理業務量收縮很快,去年下降40%左右。因為現在正處經濟下行期,很多企業債務風險爆發,保理業務相應的風險也增大,很多銀行都基于風險考慮收縮了保理業務量。但銀行此前開展的許多保理業務,并非真正按照保理模式開展,更像貸款。保理本身是風險較小的金融工具,從近年產生的訴訟和糾紛看,實際產生的風險并不多。所以對于真正經營商業保理業務的公司來說,機遇和市場空間更大了。
  
  韓家平表示,互聯網、大數據、電子商務等技術的發展也為保理帶來很多變化,傳統金融機構也期待對接未來可視化、便捷性程度更高的保理業務?;夏潮@砉疽滴袢聳扛嫠嘸欽?,現在保理公司已經積極尋求與金融科技的結合,通過建立互聯網平臺和大數據試圖節省前期盡調和后臺管理的成本。但科技仍需要與現有專業人才的人工工作相結合,盡信數據與科技也會產生風險。
  
  韓家平還指出,從國家宏觀政策環境看,商業保理是符合政策支持方向的。新的監管部門對接到位后,可能會比以前商務部的監管更加嚴格、規則更加明晰,地方金融辦的監管方向也會更明確到位一些。這對本身規范按照保理方式經營的公司來說可能并不會產生多大影響,但對那部分存在超范圍經營、以保理名義從事其他業務、沒有開業或實際經營業務的保理公司,可能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目前具體的監管規則并不清楚,如果未來采取備案制,這些不規范經營的企業未來可能不允許其經營保理業務,或不通過備案;沒有開業的企業也許會關閉。整體來說市場環境會更加規范,正常經營的公司會擁有更多機會。”韓家平稱。
  
  前述保理公司華南地區負責人告訴記者,深圳前海方面正在制定相應的辦法,收集相關保理公司的數據,對于沒有經營、繳稅等數據甚至根本聯系不上的保理公司,未來可能計劃刪掉一批。雖然目前看保理行業本身風險并不大,但是如果不經營業務也不注銷的保理公司存在,可能會被利用經營其他業務產生交叉風險,及時的清理和管理還是必要的。
部分會員單位:
相關鏈接:

咨詢電話:010-87289242 地址:北京朝陽區北花園街甲1號院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 版權所有:北京中經皓宇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京ICP備11007821號-1